返回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二百零九章 宴鸿门(四十六)  宋时归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』

第三卷 补天裂 第二百零九章 宴鸿门(四十六)[1/3页]

    烟尘弥天,由西而来,翻滚如墙,越来越近。 w w w  v w

    烟尘之中,战马嘶鸣之声,渐次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夕阳西垂,从后映照,将这卷动烟尘映照得如血一般。

    而在这血色烟尘之中,渐渐就可见到各色制式折家军军旗闪动,引着一队队的剽悍轻捷骑军出现在视线当中,竟然是至少千骑以上的规模。拉出了好大的阵仗

    这些骑军,军容装备,都是一等一的。坐骑都是上好河西青唐或者北面草原骏马。肩高都是五尺向上。而身上甲胄完全,或者大宋武库精制札甲鳞甲,或者是从西夏人那里得来的环卫铁甲。带队军将,很有几人披挂着被武人视为至宝的青唐冷锻瘊子甲。

    坐骑神骏,甲胄精良也就罢了。这千余骑大队,随身军械之完全,之齐备,完全是照着骑战上阵打一场大战的模式携带的

    每名甲骑,除了挂在得胜钩上的马战长兵刃之外,身上丫丫叉叉,还带着铜锤铁锏鹤嘴锄之类的马战短兵刃。弓囊内的骑弓都已经上好了弦,鞍侧每骑都挂着四个撒袋,撒袋中轻箭重箭一应俱全,将撒袋撑得鼓鼓囊囊的。

    这个模样,完全就是为了临阵打大仗,反复冲杀合战十余次而准备的每名甲骑,都如一个移动的武库一般

    甲骑大队而出,看起来威风凛凛,夺人心魄。但是这样装备完全,战马负重极大,相当之损耗马力。而坐骑马力对于骑士而言就是命根子。所以非临阵前,轻易不披挂装备完全。

    不是临阵冲击,长途奔袭的话,这样披挂完全摆威风。真正骑军老卒看见,少不得要咳出一口浓痰,吐在地上,痛骂一声。

    直娘贼的这般还是骑军当兵的不爱马,就是拿自家性命开玩笑。还当甚鸟骑军老老实实下来迈着腿就是。省得糟蹋了能上阵的好马

    单单是这般景象,已经让折彦伦折知柔麾下老卒有些不屑了。这些军马的装备,也让他们瞧着各种不忿。

    折家穷是整个大宋都知道的,举大宋财力,也不过就供养了西军二三十万野战兵力。这还是四百军州赋税撑着。折家三州之地就养着一万多野战之师,日子过得到底有多窘迫不用想也能知道。

    一旦穷,军资器械就要省着用。甲胄要保养。军械有损耗。折家之军只要不是临阵拼命的时候,甲胄军械都是捆扎得好好的。当宝贝一般供着。一领甲胄修修补补传个几十年都是论不定的事情,擦铁锈擦得甲叶片薄了一半也是常见。

    现在这支铁骑拉出来,各种好甲披在身上,各色精利的兵刃挂着配着提着满身都是,明晃晃耀人眼目。有些军器明显看出未曾怎么好好保养,都有了一层薄薄的浮锈。直娘贼的这瞧在眼中,简直是戳人心尖子

    而这般拿出折家压箱底的积攒装备起来,髡发结辫,小眼扁脸。一个个骑在马上都不甚控缰。只是卖弄他们的骑术。正是现在被折可求重用,倚靠为心腹的杂胡蕃骑


    《宋时归》来源:https://wap.read8.net

第三卷 补天裂 第二百零九章 宴鸿门(四十六)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