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164米 不会再失去  军权撩色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』

164米 不会再失去[2/3页]

    死死地捂着嘴巴,她的心被扯得好疼,泪珠子一串串地淌了下来,有一些落在他的脸上,有一些滚进了他的脖子里。可是,她喉咙里哽咽着咕咕作响,却发不出哭声儿来。

    那一天,她一直在流泪,一直在流泪……

    而他一直在流血,一直在流血……

    为了她,他付了生命。

    为了祭奠他,她把他在心里埋成了一座坟。

    因为封闭了记忆,她忘记了一些关键情节,连着他也慢慢地淡了下去……以前,她只知道有一个极喜欢她极喜欢她的男人,为了救她,推开了她,被汽车撞死在了她面前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那么现在?

    即使还有很多事情串不上,连不了,她的心里也是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安东华死了!怎么还可能活着呢?

    “占色……”严战从桌面上伸过手来,握住她冰凉的手,“你的脸色很差,要不要去看医生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占色眼圈儿红红,心里有万种滋味儿缠绕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想到一些往事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严战紧了紧她的手,“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抽回手来,占色痛苦地捏了下眉心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的时候,就是想不全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慢慢来,不要勉强自己去想。”严战掀了掀嘴唇,想换一个轻松的话题,或者笑一个出来逗她开心。可是说出了这么一句,笑容也牵强,劝慰也无力,只能叹息着闭了嘴。

    占色一双手捂着脸撑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不管是孙青还是严战,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。

    四周,寂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的心情才调节好,慢慢地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哥,我有点儿头痛。这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白得没有血色的脸,让严战皱起了眉头,“心里难受不要憋着,想哭就哭出来。”

    苦笑了一下,占色低下头,摸了摸自己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,“哭这事儿不适合准妈妈。放心吧,我没事儿,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与严战告别,她起身走了两步,又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事儿,我会替你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严战笑着拒绝:“不过就是损失些钱,就当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权四爷要做什么事,你也干涉不了,不用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轻轻呵着笑了一声儿,占色不太友好地睨他,“知道我做不了主还来找我?还不承认你别有目的?”

    哭笑不得地扯了下嘴角,严战跟着站起身来,走过去伫足在她的面前,一双眼睛温润如水,声音也比平时更加轻柔,几个字说出来,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小幺,我只希望你好。”

    抿了抿唇角,占色微微抬头,“如果你是我的亲哥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。”,严战轻轻笑着,拂了拂她的头发,声音柔软,“你心里要觉得我是,那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轻扬了一下唇角,占色看着严战英俊矜贵的脸孔,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有一个哥哥护着,确实很好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孙青不知道安东华是谁,也不知道严战今天的那些话对占色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心理后果,只知道她从咖啡厅出现直到现在,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过,目光直愣愣地看着前面的道路,好半晌儿都没有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占色。”她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占色掀了掀眼皮儿,轻轻应了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孙青无可奈何地笑着劝,“你这事儿我不是太清楚,本来也不应该多嘴的。不过占色你是一个聪明人,严总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个,目的真的有那么单纯吗?那个人如果是你的旧识,你都能记得他的名字,又怎么会不认识他呢?你仔细回想一下,你以前见到顾东川的时候,可有什么别的感觉?”

    失神了一会,占色笑得勉强,“觉得他长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孙青‘噗哧’一声儿笑了,“还有心情开玩笑,看来没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占色扯了扯嘴角,没有回应她,心里还在泛着寒。

    孙青又说:“你啊也没着急上火了。等晚上四爷回来了,你好好跟他说道说道,两口子之间,没有什么事儿是说不开的,你不是总劝我来着么?人得想开点儿,不要把啥事儿都憋在心里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就着占色曾经劝解她的调腔,孙青一句句地劝着。

    占色只是应着,情绪里的伤感却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她很头痛。为什么就想不起来了呢?

    难不成她的记忆,并非完全因为吕教授给封闭的原因才丧失的?难道与俞亦珍说的那个车祸有关?她脑子被撞傻了?

    不!不!不!

    世界上有她这么聪明的傻子么?

    自个儿又褒又贬地考虑了一会儿,她觉得事情眼看一点点清晰了起来,突然又陷入了一团迷雾。好像每件事情的后面,都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。就比如她脑子里刚才突然闪现的那个场面……她不敢相信开车撞安东华的人真是权少皇。

    就像她的那场车祸一样,安东华的事情,应该也是同样一伙人,使用了同样的伎俩,甚至汽车都没有换,就在权少皇不知情的情况下,把事情都栽赃到了他的头上,同时,也让她恨透了他,恨死了他。

    狠狠揪了一下头发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恨自己了,恨自己为什么想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孙青,难道都是我的错吗……都是为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儿啊?占色!”她突然喃喃自语,还有拼命扯头发的动作,把个孙青给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把汽车停靠在了路边儿,揽住她的肩膀,轻轻地安慰,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安东华他是谁?!”

    占色摇着头,抚着胸口,一双眼睛红得通透。

    此刻的车窗外面,天空低压而阴沉,压迫得人心烦闷。

    一点一点,占色把刚才想到的那些事情加上自个儿的分析告诉了孙青。当然,其中的一些就连她自个儿都串不起来的小细节都被她给省略了。可即便这样儿,孙青也被他们的过往给唬得一愣一愣的,觉得简直比小说还要精彩,让人荡气回肠,浑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孙青。”占色抬头,“难道我命不好,连同对我好的人,都会倒霉吗?”

    横了她一眼,孙青无奈地笑,“你怎么迷信上了?”

    纠结地看着车窗外,占色叹了一口气,“也不知道今年啥时候下雪?我爸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,天就会降瑞兆,到那时候,好运就该来了吧?”

    孙青递水给她喝了一口,握紧她的手,轻轻拍着她,“最近天儿已经冷下来了,大概下雪也快了。占色,你不要想太多了,还怀着孩子呢,你再这么一激动,一会儿孩子该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占色点了点头,缓缓靠在椅背上,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孙青皱眉问:“那个安东华,你很在意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占色说不上来心头那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他是为了救我才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孙青若有所思,“走吧,咱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占色看着她再次发动了引擎,看着汽车穿过一个个街景,徜徉在城里的车流里,就像人在时间中穿梭一样,总是慢慢地离回忆远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回到了锦山墅,占色没有干别的,一头栽床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的夜幕,变成黑色的海洋,她才慢慢地撑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卧室里静悄悄的,权少皇还没有回来。因为她之前吩咐过,也没有人来吵她,没有人来叫她吃晚饭。靠着一个大枕头,她就着暖黄的壁灯发着呆,梳理着思维,想让记忆全部回炉,却始终做不到。

    算了!还是想想,一会儿权少皇回来,她应该怎么问他吧。

    权少皇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个名字,她的胸口又闷了闷。

    似乎她之前为了忘掉他,真的忘记了很多与他有关的记忆……看来,想要把一个个零零碎碎的事情串起来她真的做不到,只有等他来替自个儿解惑了。

    叹口气,她又使劲儿敲了敲头,闭上眼睛缓缓地躺在床头,脑子里晃动着不许的画面。有人的笑脸,有人的哭脸,有人的骂脸,有人各种各样的脸。而那些模糊的画面,就像她残缺的记忆,全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她一直胡思乱想着,直到权四爷的脚步声出现在卧室里。

    他端了一个热腾腾的托盘进来,托盘里是她的晚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吃饭?”

    占色转头,看着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冷着眸子,权少皇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,顺势坐在了床沿上,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搂了过来,置于胸前,轻声儿问。

    “占小幺,你有什么话要问?”

    灯光下,男人棱角分明的脸,依旧那么俊朗好看。可微微拧起的眉头,却泄露了他不太平静的心事儿。占色抿着唇,一点一点看着他的五官,最后,目光落在了他的头顶上,轻轻抬起了手来。

    权少皇偏开头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低吼了他一句,占色直起身体来,掰着他的脑袋,指尖停在他头顶上的一处,皱着眉轻声儿说,“怎么有一根白头发了?”

    微微低着头,权少皇任由她在脑袋上扒拉,“老了!”

    “老什么老?还不到三十岁呢。”手上一使劲儿,占色将那根儿白头发给扒了下来,在灯光下端详着,慢不经心地说,“不是你老了,而是你操心的事儿太多了。”
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ap.read8.net

164米 不会再失去[2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