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第25章 打败  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』

第25章 打败[1/3页]

    因为周小雀出手实在太快,葵老鼠插入的姿势也太狠,身上有武器的人要么就是没来得及掏出来,要么就不敢再掏出来讨打了,直接导致陈浮生畅通无阻地走入包厢,两帮人愣是没一个敢正眼看他,丁致富和马亮也心有余悸地跟在后头,丁致富头颅低了寸许,姿态也摆低了许多,之前他跟放出话单挑白马探花,那是因为谁都没见到郭割虏是怎么败的怎么死的,加上狗王俞含亮煽风点火,所以老一辈元老大多不太愿意给陈浮生这个后辈驱使,现在见识了陈浮生手下拳脚的犀利,丁致富一肚子苦水,大骂其实已经给陈浮生做狗的狗王不仗义瞎了眼。(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文學網)

    陈浮生一入场,局势立即来了180度转折,黄宏飞看他架势助阵的可能性多过落井下石,松了口气,虽然不清楚门口躁动具体情形,既然这个年轻人能毫发无损气走神闲地走进包厢,答案也就很明显,黄宏飞立即站起身让出位置,拿出难得的恭敬道:“陈哥,你坐。”

    “陈浮生?”王京泉讶异道。

    王魁子强自镇定,却琢磨着怎么能够脚底抹油溜之大吉,乔八指牛吧?一家子没一个好下场,江湖传闻连新当家的乔麦都没能逃出眼前公子哥的魔掌,浦东会的夏河叼吧?进了南京就没出过去,总不可能是夏河还在魏家喝茶吃饭吧?

    “王老哥,有空来南京玩,怎么也不打声招呼,我好招待你。亮子说他在无锡就两三个能说心里话的兄弟,你算一个,王老哥,亮子的哥们就是我的哥们,你可是忒不给我面子了啊。”陈浮生没有坐在黄宏飞那个位置,这似乎也是个暗示,他并不会一屁股直接坐在王京泉对立面上。

    他微微偃偻着身子掏出一根苏烟,递给赶忙起身伸手接烟的王京泉,其实王京泉在无锡与王凤亮并不是深交,那个亮子在无锡是活阎王式人物,仗着家族背景黑白通吃,无法无天,一方上霸主,金盆洗手难免影响力不足的王京泉见到他都要差茄多绕道而行,曾经王凤亮在别墅改造扩建过程中与邻居发生摩擦,事情被闹大到凤凰网训登,但登出来没过一个小时就被抹去,成了扎眼的一片空白,足见王凤亮在无锡之外势力的巨大王京泉也是老油条,岂会不知这是陈浮生在给自己台阶下,只不过老婆从无锡跑到南京叫鸭实在是奇耻大辱,本書轉載好壹貳三中文網方才嘴上说陈浮生能发话就忍下去,那也只是嘴上阴损黄宏飞,哪料到说曹操曹操就到,王京泉瞄了一眼估计已经腿软的王魁子,接下烟,还主动给陈浮生点着,苦笑道:“陈老弟,既然你出面,这事情老哥我就不闹大,可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,出了这种丑事,如果来南京就喝一杯酒抽一根烟就回去,将心比心,我是不是太窝囊了?”

    陈浮生脸色不悦地瞥了眼黄宏飞,后者悚然一惊,立即喊道:“没事做的都给我滚出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保安人员都乖乖跑出去,王京泉和王魁子也只好把手下都支开,那群人大部分起先还不服气,结果出去规时候看到一地不是低声抽泣就是鬼哭狼嚎的伤员,立即抽了一口冷气,各自帮着把自己人抬下去。等所有属下都离开包厢,周小雀轻轻掩上门,他靠着墙壁又开始闭目养神,葵老鼠则打量起这间装修不伦不类的豪华大包厢。

    陈浮生笑了笑,挑了个位置坐下,望向不甘心的王京泉道:“那王老哥你说咋办,如果可行,就在这里定下来,一切恩怨都就此了结。!”

    王京泉思考片刻道“我老婆姘头必须交出来,由我处置,这家鸭店也得让我亲手砸了。”

    黄宏飞狞笑道:“你老婆姘头可不止一两个,她在我店里可是出手阔绰,眼光也不挑别,真要交,说不定半间店的鸭子都得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王京泉一怒之下刚想要站起身跟黄宏飞掰命,突然意识到自己小弟都在门外,单挑他怎么挑得过臂膀粗圆身体结实的黄架飞,这不是他的长项,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才是他的做事风格,压下满腔怒火,陈浮生没有说话,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,似乎在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陈浮生突然面无表情道:“既然双方都没得谈,那就别给我面子,你们两边先打了再说,谁的拳头硬我晚上请谁去老鸳鸯吃饭。

    王京泉和黄宏飞都是一愣,估计没明白陈浮生打什么算盘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中间调停的人劝两方武力斗殴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陈浮生啃着苹果含糊不清道:“我在农村厮混那会儿就知道面子不是别人给的,得自己一拳一脚挣出来。既然黄宏飞你一直都没把我当魏爷的接班人,你是死是活干我何事,而王老哥好像也觉得过江龙踩地头蛇很威风,那就打呗,我就权当看一场不花钱的热闹。王魁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魁子尴尬点头笑道:“是是是,陈老弟说话实在。”

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ap.read8.net

第25章 打败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